绯瑚

C盘已满:

偷闲摸个踢腿儿(照片参考√)

二值笔真鸡儿爽啊。

Bruce_Segal:

宝石之国同人——玉【ta ma】之光。【你可别放屁了】感觉打底光和线稿相比,真的变态了许多……顺便想看看有没有萌团西的小伙伴【突然跳话题】 

Razazel:

我要重申一次,我放在lofter的图(包括表情包),自存头像都没问题,但是没授权绝对不允许搬运到任何地方,包括不限于微博,qq空间,qq群,以及不说明作者地发给朋友。
尤其是我说过“悄悄画的不要传播”的那种,绝对零容忍。我知道有些时候只是看着觉得有点可爱就无心po上空间,谢谢你们的喜欢,但是请不要这样做。

水印会影响画面所以我不喜欢用(尤其是对表情包),但是再发现的话我就要打了。画画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,就算只是卖萌的小鸟也是要费心去做设定的(这也是粟田口家鸟设卡这么久的原因),所以希望大家自觉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。谢谢,爱你们

’Mice°:

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画他哭。

辰砂他太好了我喜欢辰砂!!!

久硯:

摸了 @玄狼 太太点的梗!军官x学生的三日清(其实根本不知道具体设定是啥就凭感觉画了……希望不嫌弃555

这几天开始不定期陆续还债

不过大概都是这个完成度的摸鱼不要太抱期待(。





真的不会画爷爷,爷爷太帅了(褒义

易缺:

一個問卷,以及前陣子沉迷長髮哥哥的產物

我……jhfdhij

一羽吐子:

來佔一下tag

明年一月佐野美術館會展出不動行光!!!!!
想不到有生之年會有機會可以看到他⋯⋯
相隔40年的展出⋯⋯!
謝謝刀劍亂舞😭😭😭😭😭

久硯:

我永远喜欢加州清光!!!!!!!
…突然喊这么一句太奇怪了就发个昨天的图吧


“——看好了。”


以下私设
初始刀们其实算是全能的,因为是初始刀所以必须什么都会好教其他的刀刀…所以弓啊枪啊其实都是会用的。

就真的很想看拉弓的老婆呜呜呜

奇異果:

就是…
受到了吐子的啟發…(咦
然後又受了文法課本的摧殘後需要發洩一下(???

嘛總之
就是深夜
深夜就應該做深夜的事情OwO(#

放個部分截圖(那個車字好醜XDD
完整圖放最底下連結
手繪拍照畫質已經夠糟了,還要放大截圖更糟www

總之就是個「不○○就不能出去的房間」梗
進階設定(?)是連續“手合”十次
而且兩個人必須同時○○才算
所以兩次過後不動的小不動就被用自己的髮帶綁起來了(#

呃…十次會不會太多啊…

畫完回顧一下
馬上就覺得天啊會不會太激烈wwwwww

嗯…離上次開車已經一年多了呢
上次是畫給朋友的生日禮
手合cp是雙狐(#
有機會再丟上來吧
雖然已經算是有點黑歷史的東西XDDD

話說每次開車都很喜歡畫這種奇怪角度的畫面XDDDD
對於肢體練習非常的有幫助(X
然後真的好喜歡手指交扣的感覺(0艸0

連結
https://i.imgur.com/wlcQJH4.jpg

【王最】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!

好吃的番茄酱:

王最/红鲑团线/基本就是车。个人觉得是正常向的但是不排除可能有雷ooc啥的慎入。。!!(最下面有的图片链接希望不要被HX。。)




“Yahoo!最原酱!我们来玩游戏吧!”


 


今天王马也如往常般来找最原约会。


 


最原终一与王马小吉都是被一个叫做“弹丸红鲑团恋爱节目制作组”强制拉来的高中生。包括他们在内的16个同级生被软禁在名为才囚学园的学校内,只有配对成功的情侣才能离开这里。


 


而最原选择了和他同样是男生,身材比他娇小的王马作为恋爱对象相处。在他们被软禁的期间,几乎每天都会一同度过,在这算不上普通的学园某处或是聊天或是一起来玩王马安排的游戏,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恋人之间的约会吧,最原心里想。


 


王马非常喜欢玩游戏,在游戏期间能很好的施展他“说谎”的技能,让对手心惊胆战,对最原也不例外。


 


但是谎言毕竟是谎言,永远不能成为现实,身为侦探的最原渐渐摸透了王马的套路。自从那次小刀游戏之后,最原稍微理解了这个人一些。王马只是一个很讨厌无聊的人,那些危险的说辞只是想让最原陪他一起玩罢了。


 


最原渐渐放松了起来,虽然表面上在认真玩游戏,但胜负在他心中已经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。他甚至觉得王马有的时候像个小孩子,配上他娇小的身材更加情不自禁往这方面想,于是就在今天他不经意的漏出了破绽。


 


今天是王马主动到图书馆找最原约会。有时候最原会在图书馆内泡上一整天去看他喜欢的侦探小说。在王马打招呼的时候他正看到某处紧张的情节,并没有立刻把视线从书页上移开。


 


“嗯……乖乖呆在那稍微等一下……”


 


含糊的说着,最原抬起一只手摸了摸王马的头,秀气的手指抚上王马深紫色的发丝,宠溺般的向一个方向顺着他的头发。在触觉上本该是十分享受的,但王马却觉得这场景异常的别扭,这种的感觉仿佛就像……他不禁在脑内回顾了一遍最近几天和最原约会的场景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

 


“呐,最原酱,你是不是把我当做小孩子看待啊?”


 


“哎?!”


 


最原震惊着放下手中的书扭头看向王马。表情经过很好的伪装,透明紫的眼眸半眯着,含着笑,现在他已经完全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
 


“没有那种事啊,刚才只是不小心……无意识的就……”


 


“哦哦!是吗!那果然我最近感受到最原酱犹如母亲般慈爱的眼神也是错觉了!”


 


“母亲般的……”


 


最原尴尬的重复着,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才好。


 


“对啊对啊。你可不要忘记,我们现在可是在交往呢,而且我是做为男友的那一方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……”


 


这一点又是一直不能让最原理解的地方。王马总是在强调他自己是“男友那一方”,明明他们两个人都是同龄的男生,虽说有一些同性的情侣是会有这样的分别,但最原觉得还是要和王马平等相处才对。好脾气的他只是表面上没有反对王马这种说法。


 


“嗯……我知道的,我当然也想和王马君一起从这里毕业的。”


 


“是吗?那就好。那我们开始今天的游戏吧。这次玩的游戏很简单,不过输了的人要听从赢了的人一个命令,什么样的命令都要听哦!”


 


“嗯嗯,好啊。”


 


最原很爽快的答应了。这种神神秘秘的输家听从赢家的规则已经经历过好几次,即使输掉王马也不会说一些过分的要求,这次应该也不例外。最原自认为他已经很理解眼前这个男生。


 


 “那这次就玩21点吧。游戏规则是这样,两个人分别从这副的扑克牌中抽牌,抽几张都可以,但抽到的牌数字相加的结果不能超过21个点,最后两人对比抽中数字的总和,相对大的一方算赢。另外一提,“J”、“Q”、“K”都等于10个点,“A”等于一个点(有的规则中A等于11个点)。”

“嗯,这个游戏我之前听说过。”

“不愧是最原酱,那我们开始吧。”

王马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副黑白格子底的扑克牌,手法娴熟将牌洗好放在桌子上。

“那么最原酱先来吧,这个游戏全程都是将抽到的牌公开的哦,抽到什么牌全凭运气,当然也可以选择抽到一定数字之后就不抽。”

最原对于这个游戏的要点还是稍微懂得的,这是一个快速决胜负的赌博游戏。如王马所说想要赢都靠运气,过程中自己唯一可以把控的就是是否选择继续抽牌,如果手中的牌点数总和已经接近21,那就不能再抽了。

游戏开始一段时间后,最原手中的牌是一张方块j,一张黑桃3和一张红心7,总和是20点。王马那边是一张梅花10,一张红桃4和一张方块6,刚好总和也是20点。

这相当于是平局了,最原心里想。他们各自手中的牌已经十分接近最高的21点,再抽一张牌的话爆点的几率几乎是99%,正常人的思维来说是不会再抽下去了。

“最原酱不抽了吗?”王马笑着讯问。

“嗯,不抽了,现在我们已经是平局了。”

“呢嘻嘻,结论还不能下的那么早啊,游戏还没有结束哦。”

“哎?!”

王马再次把手伸向牌中,将属于他的最后一张牌缓缓翻开——是一张黑桃A。

他的牌总和刚刚好是21点。

“……哎?哎!?”


 


最原十分震惊,没想到这样的巧合或者说是幸运就发生在眼前。

“好了!这次是我赢!啊哈~~真遗憾,如果最原酱刚才没有放弃的话说不定赢的就是最原酱呢!获得一次胜利真的是超不容易的说!”


 


又在说些违心的话……明明之前几次游戏王马都有很多机会赢的。


 


最原转念又想到,如果是刚刚认识王马时候的他,说不定刚才真的会去放手一搏,不服输的继续抽下去吧。他现在对王马的态度的确有些放松了。


 


“那我就不客气的命令了哦?”


 


“嗯。好啊,只要是王马君说的话。”


 


最原苦笑着认赌服输。


 


“那我们今天晚上到学校门口集合,我有个十分在意的地方,最原酱一定要陪我去啊!不能反悔哦!”


 


“嗯?要等到晚上吗?好吧。”


 


最原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。直到才囚学园的夜晚到来,最原和王马在宿舍前准时集合,王马拉着最原的手来到了那个在这所学园中十分刺眼的建筑前。


 


“Love Hotel……”


 


最原脸色难堪的抽蓄了一下。




接着上文




直接看全部